中文 | English
美国法院海关归类的新近判决
2018.08.10
美国法院海关归类的新近判决
——“卫生纸支架”归类争议始末
 
卫生纸支架(又称卷筒纸支架)是一种常见的盥洗室用品。由于《协调制度》对该商品的归类没有具体的说明,导致引起归类争议。美国海关认为,该商品属于盥洗室用品,应该按构成商品的材质归类。从1989年起,美国海关就对卫生纸支架做出行政裁定,按商品构成材料分别归入税号7418.10(餐桌、厨房或其他家用铜制器具及其零件,进口关税3%),7907.00(其他锌制品,家庭或卫生用具,进口关税3%)和7324.90(钢铁制卫生器具及其零件,进口关税0%)。
卫生洁具进口商摩恩公司于2013年12月至2014年3月间,先后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港进口了卫生纸支架,美国海关将该商品归类为美国税则税号7907.00.10,按3%征税清关。公司不服海关归类决定,认为卫生纸支架应该归入美国税则税号8302.50.00(贱金属制帽架、帽钩、托架及类似品),进口关税为零。
于是,摩恩公司向美国国际贸易法院对美国海关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判决确定卫生纸支架的正确归类。法院于2018年3月7日判决摩恩公司胜诉,美国海关败诉。
为了帮助大家了解控辩双方对这个商品的归类理由和法院判决的依据,我们翻译了这个判决书,从中读者可以了解到海关商品归类不仅是法律问题,而且是很有技术性的法律问题。
 
海关公报和决定,第52卷12号
2018年3月21日
美国国际贸易法院判决公告
摩恩公司为原告,美国海关为被告
支持原告提出就卫生纸支架归类的动议,拒绝被告的动议。
2018年3月7日
 
判决
 
本案是根据美国税则(HTSUS)对各种型号的卫生纸支架进行正确的归类。开庭前双方交换了证据,双方及时作了答复。法院于2017年12月13日就该事项主持了当事方的口头辩论。
 
在口头辩论中,摩恩公司(“原告”或“摩恩”)认为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海关)错误地否认了其对商品归类提出质疑的异议。原告辩称,其所有卫生纸支架都应该享受免税待遇,因为这些产品可归入美国税则品目8302.50.00,即贱金属制品,包括帽架、帽钩、托架及类似品和部件。联邦政府(“被告”或“政府”)被告美国海关坚持认为,进口卫生纸支架应归入美国税则品目7907.00.10,即其他锌制品,包括盥洗室或卫生用具。海关解释说,其中摩恩的“Sienna”产品应归入美国税则品目7324.90.00,即钢铁制卫生器具及其零件
 
基于下面讨论的理由,法院在有关卫生纸支架产品归类的简易程序判决中批准原告的动议,驳回被告提出的反驳动议。法院批准的该动议将卫生纸支架在美国税则税号8302.50.00的进口分类,并享受免税待遇。
 
法庭认定事实
根据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规则第56.3条的要求,原告和被告分别提交了本案重要事实和答复的陈述。以下事实没有争议。
 
1、司法和程序性事实
 
2013年12月至2014年3月,原告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港进口了本案卫生纸支架。所有进口已经由海关清关。海关将该商品归类为美国税则税号7907.00.10,应按3%从价计税。
 
原告立即提出异议,质疑其进口商品的归类,并寻求对其商品免税处理,但海关予以否认。原告根据海关对商品的归类支付了全部的清关税费。此后,原告启动本案诉讼程序。
 
2、关于进口卫生纸支架商品属性的事实
 
这里是23种根据库存单位(SKU)区分的不同产品型号和名称:
 
(具体产品型号略。译者根据本案下述这些型号的三种类型,从摩恩公司官网下载了相关图片,供直观参考。)
                     
 
纸架有不同的式样和饰面。大部分产品材质主要成分是锌。其中一库存单位号为SKU DN4908BK的产品,主要成分是钢铁。锌和钢铁都是贱金属。
 
所有本案纸架的设计都是安装在墙上,用来挂一卷卫生纸。摩恩将这些型号分为三种类型:旋转型(Pivoting)、欧洲型(European)和弹簧夹型(Spring-loaded)。旋转型支架具有一个手臂,可容纳卫生纸卷以及支柱,该支柱的支点可方便地换出该卷,或有一个附加的旋转头来执行此功能。欧洲型支架有一个可容纳一个卫生纸卷的手臂,纸可以旋转以方便使用。弹簧夹型支架,有一个安装在两个支柱上的带弹簧夹的管臂,可容纳卫生纸卷。
 
司法和审查标准
 
法院根据“美国法典”(2012)第28卷第1581(A)条和“美国法典”(2012)第19卷第1515条审理。根据美国国际贸易法院规则56(A)条,如“原告认为对所有重要事实并无实质的争议,原告有权依法得到判决”,法院将给予简易判决。提出须正式审理的实质性事实问题时,当事人不能仅仅依靠指控或否认,而应为所提请的事实争端在审判时辨明不同意见的事实而寻求解决方法以提供充分的支持证据。
 
两步程序指导法院确定正确的商品归类。首先,法院要确定关税条款中术语的适当含义。第二,法院决定所涉商品是否属于关税条款的范围。前者是法律问题,后者是事实问题。当对商品的属性没有争议时,两步归类分析就完全属于一个法律问题。
 
根据美国法典28卷2640条(a)(1),法院重新审理了归类案件 de novo。根据美国法典28卷2639条(a)(1),海关被赋予依据美国税则对商品正确的归类做出法定推定,但此种认定不适用于纯粹的法律问题。法院有独立的职责来决定美国税则术语的正确含义和范围的法律问题。因此必须确定,海关独立作出的归类和与进口商的归类意见相比较后作出的归类是否正确。
 
讨论
 
A、法律框架
 
依照美国税则对商品的归类应遵循归类总规则的规定(GRIs),以及美国税则补充注释,以上两规定按数字排序应。总规则一规定:具有法律效力的归类,应按品目条文和有关类注或章注确定。在没有违反总规则一规定的情况下,美国税则术语将根据其公认的和通行的含义进行解释。
 
在解释品目的定义时,法院可以依照自己对品目定义的理解,并可查阅词典、科学权威解释、字典和其他可靠信息来源。法庭亦可参阅商品名称及编码协调制度的注释(“注释”),虽然注释不具法律约束力,但在协调制度每一品目的范围内提供注释,并且通常都能有适当的理由。关税术语是根据品目的表述、相关类注、章注、品目注释、现有词典和其他可信的信息来源来确定的。
 
B、美国税则品目 8302.50.00中的术语分析
 
法院必须首先确定美国税则品目8302.50.00的适当定义和范围,然后才能确定原告的产品是否属于该品目的范畴。美国税则品目8302.50.00表述如下:
 
83.02 用于家具、门窗、楼梯、百叶窗、车厢、鞍具、衣箱、盒子及类似品的贱金属附件及架座;贱金属制帽架、帽钩、托架及类似品;用贱金属做支架的小脚轮;贱金属制的自动闭门器,及其零件。
子目录8302.50.00帽架、帽钩、托架及类似品……免税
 
法院必须在一开始就确定美国税则品目8302是一个eo nomine(字面上的)名称还是一个use(具体用途)名称,因为该区别将被用来指导整个分析。eo nomine名称用特定的字眼来描述一类产品,而(具体用途)名称则根据产品的主要用途或实际用途来描述产品。
 
品目8302是以eo nomine名称来分类的,因为它是以特定的产品名称来命名的。由于该条款是eo nomine名称,法院的分析从品目的定义开始。根据原告提出的分类意见,法院的分析将集中在美国税则品目8302中的“贱金属制帽架、帽钩、托架及类似品”。
 
首先,法院要认定什么是“贱金属”。美国税则第83(原稿误为82)章的标题是“贱金属杂项制品”。第73章、79章和83章都属于美国税则第十五类,第十五类类注三明确规定,本类所指的“贱金属”包括钢和锌。美国税则第十五类类注三的说明提供了明确的定义,法院得出结论认为,美国税则品目8302中提到的贱金属支架包括由钢和锌制成的产品。
 
然后,美国税则品目8302 中的“类似品”一词需要进行更深入的分析。它使人联想到类似品的解释原则,这就需要“对特定的类似品有一个常识的认定,以及如何对类似品统一的解释”。统一解释的原则是“可能是某些属性的存在,而另一些属性的缺失。” 换句话说,共同的特征可能是“肯定的特点或限制的特点”。在分析特定产品是否属于类似品时,第一步是考虑税目中列出的样本的共同特征或统一特点。第二步是考虑争议商品与确定的统一特征(或目的)相符。 “只有当商品具有品目的统一特征。” 归类才是适当的。如果产品具有“与所列样本不一致的更具体的主要特点”,那么归类就是错误的了。
 
原告在申诉中提出 “帽架”、“帽钩”和“托架”的定义,对此被告提异议。“帽架”定义为“一个由几个突出的挂钉来固定在在墙上的木制的框架,框架上,,用来挂帽子或其他衣服”(韦氏字典)。“帽钩”就是“挂帽子的钩子”(柯林斯字典)。“托架”定义为“从建筑结构(如墙)伸出的突出构件,通常被设计用来支撑垂直物或改变一个角度”或“墙壁或柱上突出构件,用于固定装置物品(如灯具)”(韦伯斯特字典)。字典定义意味着美国税则品目8302中列出的所有例子都被固定在墙上,用于挂起、托起或支撑另一物品。
 
美国税则品目8302的品目注释七,为确定同一特性提供了进一步的指导。它通过列举“大衣架、毛巾架、抹布架、刷子架、钥匙架”来定义“类似品”。根据这一解释,可以合理地得出结论:“类似品”一词指的是各种类型的支架。韦伯斯特字典将“支架”定义为“将物品放在上面或里面的框架、支架或光栅架”。“牛津词典”同样将这个词定义为“支架,通常带有围栏、条杆、钩子或挂钩,用于支撑或存储物品。” 基于这些定义,“类似品”是指安装在墙壁上并容纳其他物品的物品。因此,美国税则品目8302中所列产品的统一特性是:(1)装在墙上;(2)悬挂、持有或支撑其他物品。
 
总之,美国税则品目8302包含由贱金属制成的物品,这些物品被装在墙上,用于悬挂、持有或支撑其他物品。本案商品应根据这三个特点,在本品目范围内进行归类。
 
C、原告卫生纸支架的归类
 
法院在查明关税条款中术语的适当含义之后,必须确定原告的卫生纸支架是否属于关税规定的范围。
 
原告认为,其卫生纸支架显然属于美国税则品目8302的范围,因为这些产品是由贱金属制成的,设计安装在墙上,并用来保持或挂住物品。海关不同意,认为根据产品支撑其他物品的方式,争议的卫生纸支架与美国税则品目8302所包含的其他产品是可以区分的。海关声称,进口卫生纸支架“不以与美国税则品目8302注释中所列举的样本相同的方式支撑物品”。海关认为,税则列举的产品“是用来放置没有固定在”支架“上的,且非常容易被移走的单一的物品。” 例如,“帽子是通过简单地抓取帽子并把它拿走而离开支架的。” 相比较而言,本案的支架有一个可移动的部件,“可转动、旋动或利用弹簧关开”,以方便一卷卫生纸的使用。被告进一步主张,税则列举商品“无论保留或者移开的都是一个完整的物品”,而本案支架上是一卷以片状分发使用的纸片,用完后被丢弃。法院认为被告的论点不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区别。并非所有的摩恩产品都含有可移动的部件,原告在口头辩论中就证明了这一点。如支架(SKU YB0409CH)和(SKU DN4908BK),都没有可移动的部件。它们被简单地安装在墙上,顾客可以很容易通过滑动在长杆上的纸卷来确保厕纸卷的使用。美国税则品目8302的品目注释七,不区分使用支架的是可重复使用的物品还是不可回收的物品。“毛巾架”可以合理地认为挂布毛巾和纸巾,这两种物品都是一张一张地使用,并可以类似卫生纸的方式丢弃。法院认为,海关试图将本案支架与美国税则8302中所列举的样本区分开来的做法没有说服力。
 
原告已将无可争议的事实记录在案。本案支架由贱金属制成,设计成安装在墙上,用来托起、悬挂或支撑某种物品,如卫生纸。该事实证明,本案卫生纸支架属于美国税则品目8302的范围,因此可以归入美国税则子目8302.50.00
 
D、          被告在简易程序判决中的反动议
 
法院现在具体分析被告在简易程序判决中的反动议。被告声称,基于本案卫生纸支架的构成材料,该卫生纸支架应归类为美国税则品目7907.00.10和7324.90.00之下。美国税则子目7907.00.10的全文如下:
79.07 其他锌制品
7907.00.10家用、餐桌或厨房用物品;卫生间和卫生用品;全部或主要由锌制成。税率3%。
海关承认,卫生纸支架的一种型号Sienna “被错误地归类并清关,因为它不是锌制品。” 被告声称,Sienna的正确归类是美国税则子目7324.90.00下,因为它是由钢铁制成的,可以执行免税税率。美国税则子目7324.90.00的全文如下:
7324:卫生器具及其部件,铁或钢制:
7324.90.00其他,包括部件.免税
 
如前所述,美国税则第十五类包括第79章和第73章。因此,第十五类的类注在解释十五类中各品目时提供了权威性的指导。类注二解释说,“第七十二章至第七十六章及第七十八章至第八十一章不包括第八十二章、第八十三章的物品。”基于,海关持有的倾向归类意见所依据的第十五类的类注二的解释进一步证实上述意见。美国税则品目7907的解释指出:“本品目包括所有锌制品,但第八十二章或第八十三章所列的物品及协调制度其他章更为具体列名的物品除外”。美国税则品目7324的解释指出,“本品目包括在本协调制度其他品目未具体列名的卫生用钢铁制品,它们的范围较为广泛。” 综上所述,如果本案商品可以在美国税则表的其他具体类别中列名,那么它就被排除在品目7907和7324之外了。
 
由于法院认定原告的本案卫生纸支架属于美国税则品目8302项下的商品,因此,该商品不能根据被告的反动议中的倾向意见被归类于品目 7907和7324。
结论
基于上述原因,法院得出结论,所有23种型号的卫生纸支架都可归入美国税则子目8302.50.00。海关将该产品归入税则子目7907.00.10是错误的。法院判决原告在简易程序判决中的动议获得支持,被告提出的反动议被驳回.。
判决将据此执行。
2018年3月7日
 纽约,纽约州
法官 Jennifer Choe-Groves
 
英文判决书见网址:
https://www.cbp.gov/sites/default/files/assets/documents/2018-Mar/Vol_52_No_12_SlipOp_0.pdf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3712号